首页>廉洁山东>廉政广角

剃头匠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发布时间:2020-11-06

  市政府大院旁边的巷子里有一家理发店,店铺不大,店主是一名老师傅,腿脚好像有点不利索。这样的理发店,与闪着旋转灯的美发屋相比有些老旧,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这天,一个中年人领着一个小伙子来到店里。

  “师傅,理发。”中年人微笑着说。

  店主瞅了眼头发浓密的中年人,犹豫不决。同行的小伙子拽了中年人一下,接着朝屋内努努嘴,眼神里写着不屑。

  中年人没有理会小伙子,声音陡地又提高了几分贝:“师傅,理发。”

  “好好。”这回是听清楚了,店主忙不迭地忙活起来,倒水、洗头、往脖里系围布一气呵成。待一切就绪,店主拿起推子又不放心地问了句:“理了?”

  “理!”中年人的回答干脆利索。

  “好嘞!”话毕,店主的推子便推上中年人的头,只听“咯嗒咯嗒”几声,一片浓密的头发便落到地上。

  “你咋这样理呢?”小伙子惊愕道:“谁让你理寸头的?”

  店主一愣,忙说道:“我只会理寸头,你们不是来理寸头的?”

  “你看这原先的发型像理寸头的样吗?真是!”小伙子有点急了,望着地上黑发不停地跺脚。

  店主也慌了,放下推子弯腰捡地上的黑发。

  “今天来这就是理寸头。”中年人笑吟吟地说,“你没看见店门口的牌子写着专业寸头吗!师傅,接着理。”

  店主抬眼望了望小伙子,又迟疑地拿起了推子。

  “不用看他,我的头发我作主,再说了理个寸头显得精神,当年我在部队当兵时都是理寸头。”中年人说。

  听这话,店主眼睛一热,说了声“瞧好吧!”迅速拿起推子,片刻工夫,一个标准周正的寸头理完了。小伙子被店主娴熟的技术惊呆了。

  店主“嘿嘿”一笑,说:“这好像打仗攻山头一样,时间就是胜利,何况领导时间宝贵,不能耽搁。”

  小伙子更惊讶了:“你认识周市长?他才来咱县一个多月呢。”

  店主指了指旁边的一台老电视说:“这段时间生意冷清,我常看它解闷。”

  说话间,连刮脸带洗头也结束了,中年人站起身,对着座椅前的镜子反复照了照,然后满意地点点头,说:“辛苦你了,老班长!”

  店主嘴唇哆嗦了一下,盯着中年人看了半天,没说一句话。这时,中年人继续说:“老班长,放心吧,今后我就来这儿理发了。”说完付了钱,头也不回地大踏步朝门口走去。

  小伙子跟在后面嘟囔道:“周市长,这事就这样算了?这个店面会影响卫生城市创建吧?”

  中年人停下脚步,一脸严肃地说:“创建卫生城市也得实事求是,不能为了应付检查,让这开了几十年的老店,又是动员人家搬迁又是停业装修的,这不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吗?”

  “您都知道了啊……”小伙子红着脸低下头。

  原来,店主是个伤残军人,当初退伍转业回地方,他拒绝了国家安置,自食其力谋生存,政府为感念这位功臣就给他盘下了这家店面……

  半个月后,中年人又来到理发店理发,意外地发现店门紧闭,问旁边的邻居,邻居说:“店主不干了,不知啥原因。”接着兀自叹息道:“可惜了一手好技艺!”

  中年人没有吭声,对着店门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。(作者贺小波单位:山东省沂南县纪委监委)